首页 | 最新关注 | 图片头条 | 专家顾问 | 弟子规 | 为人子女 | 为人父母 | 为人师长 | 颂父母恩 | 孝亲故事 | 和谐讲堂 | 刘冰专栏 | 诵读经典 | 演唱经典 | 醒堂木
 
·嘉兴:民工子女微心愿
·子女应理解老年人补偿性消费
·子女应多给予老人关爱和陪伴
·寒门学子边上课边帮父母卖山药
·回老家和父母一起照张全家福
·老母留遗书出走 儿女应多关爱老人
·黄晓明助阵“常陪父母看电影”
·长假结束“离乡族”难舍亲情
·女子“扮”女儿安慰病重老人
·孝顺子女为爸妈过“情人节”
·孩子留学春节难归 父母过起二人世界
·女子玩麻将疏忽2岁女儿致其水桶内溺亡
·94岁母亲照顾两智障儿子70年
·24岁女大学生救落水儿童溺亡
·各地"小候鸟"飞回家乡过大年
U020120415591945911089.jpg
六个子女赡养不起一个父亲?.jpg
·甘建华:母爱絮语
·白亮亮:给妈妈的一封信
·马冬海:水调歌头
·程军:母亲的退休证
·颜崇道:伯愈泣杖
·一纸寂寞:有爱不觉天涯远
·李建军:父爱如山
·楼玮 斯国东:默读父亲
·曹翠:回家了
·王祥山:孝顺的滋味
·高林俊:妈妈做的打卤面
·梅子:孝亲莫等待
·刘文:真情永在 父母情怀
·郑苑文:父亲的眼泪
·廖平女:忆养娘
张兴尧:孤 坟

您所在的位置: 为人子女频道 >> 网民来稿选登
http://www.youth.cn   2013-03-11 16:20:00 中国青年网  我要评论
  这是我久有的准备,要回老家祭祖,这是我久有的准备,与便探望我的亲人和儿时的伙伴。
  2月6日这天,寒风凛冽,彤云密布,我一路车程辗转,翻山越岭,背着沉甸甸的行囊,行过几道弯,穿过数崇山,淌着汗几经周折终于回到阔别二十多年的老家——海拔2000多米的宣汉县龙泉老黄山。
  来到二十多前我曾居住的家门前,这里却已变树木丛生,上下老院也见不着青瓦石墙,无疑几分萧条。寒风呼啸,树木摇曳不止,从那明晃晃的峭壁中不时传来乌鸦打成团的叫声…“没错吗?这里是我儿时生活的地方。我站的这块石皮不是我们小时经常滑板戳穿裤子的乐园吗?我不敢相信我的眼睛,我不会糊涂到这个地步吧?展现在我眼前的一切竟这个样?我蹲下身来,捂住发酸的鼻子,闭上泪润的双眼,走进了我的儿时:
  这里还有我最可亲可敬的爷爷奶奶。我知道他们虽早已离开了他们最疼爱的儿孙们,可是,在九泉的爷爷奶奶他们不离不弃依旧守候在终身耕耘的这片贫瘠土地。
  时间不早了,我从背包里取出妈妈早就嘱托为爷爷奶奶准备的纸钱和几炷香,穿过先前我家的自留地,东喷西寻,找到了他们的墓地。这是吗?记得我六岁那年爷爷、奶奶相继去世,为了让他们在“天堂”永远相拥相爱,爸爸和我的几个叔叔决定给他们葬了成 座“活坟”,旁边还有一颗大柏树。没错,柏树依旧苍翠,可已幼树簇拥,比与以前大不一样了,好多枝桠交叉处都已筑上牢牢实实的鸟窝。然而在这里却看不见有什么坟,哪儿去了呢?难道搬走了?我掏出手机欲求证于妈妈,又有什么反映呢,信号呀,总是对我那么的无情,偏偏拒绝了我,真叫我欲哭无泪。
  天色开始变暗,一只只鸟儿陆续上树归巢了,我确信他们是安葬在这里的,一定没错。于是我脱掉棉袄,捞起袖子一层层地剖开踩上去咕咕直响的枯枝败叶,好一阵子,终于扣住了一个石板,啊——有希望了,应该找到他们了。夜色没有因此而变缓,伸手几乎不见五指,心里也开始着急…这里有多么的阴森,夜里又将是多么的寒冷,今夜,我该怎么办?唯一的就只好留在这里了。我不怕,这里有曾爱着我的爷爷奶奶,他们会保佑他的孙子,我也应该陪他们过一夜。
  天上没有挂一颗星星,没有一丝月光,到处听不见鸡鸣狗叫,不时传进耳里的是那叫不出名的兽鸟声。多么的寂寞,多么的孤独,尽仅管寒气逼人,可是,眼前依然展现出的是了爷爷奶奶那纯朴憨厚的身影,脑子里涌现出的是我记忆中爷爷奶奶对我儿时的关爱与呵护;在生活上他们没有饱过口福,除了操心就是劳累,那些年头就是我们未懂事的孩子都知道,好苦呀。记得爷爷是因长期劳累最后一口气都是留在丢不掉的锄头上的,奶奶不也一样吗?
  想当年院子里这些老老少少的邻居,前些时候也妈妈也说,年老的大都已安息在这块土地上了。我带着儿时的记忆一一地回忆,有多少都离开了呀,不知在这一片土地上有多少坟墓都离开了,自从我离开故乡这一天以后,因学习、工作、家庭的重任,从未回乡探亲访友,也从未回乡答谢过儿时关心我的乡亲们。这一夜,我含着泪、酸着鼻陪着我的爷爷奶奶、和已故的乡亲度过了…
  第二天,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将堆积在坟上即将化作泥的败叶掏尽,终于在若隐若现显示“公元1988(戊辰)年2月病故”这块碑上确认了是奶奶的坟墓,可这已经是一座不成型的坟墓了,碑石也没剩几个了,而爷爷的呢?已经或许因左侧的垮塌早已垒上厚厚的一层泥了。
  我把几块零乱的墓石堆砌好,久久地伫立,凝望着参天的柏树,想着为了养活一家七八口人含辛茹苦的爷爷奶奶,而今却只有一座孤零零的坟墓。
  在我们离开老家的二十多个年头里,为了生活,大家四处奔波,也没顾及着回乡探亲、祭祖。我穿到过曾经的那些老院,展现在我眼前的却是一座又一座的孤坟。昔日的故乡而今不知道在这片贫瘠的土地上又葬下了多少座坟墓?我辗转反侧,心里久久不能平静,寄上深深地思念,含泪而别。
    (宣汉县南桥中学:张兴尧)
 
 

编辑: 宁梦黛 来源: 中国青年网
 
相关资讯
更多新闻 进入为人子女频道
关于青网 | 联系我们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Cycnet.com,Youth.cn.
版权所有:中国青少年计算机信息服务网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证0507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