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最新关注 | 图片头条 | 专家顾问 | 弟子规 | 为人子女 | 为人父母 | 为人师长 | 颂父母恩 | 孝亲故事 | 和谐讲堂 | 刘冰专栏 | 诵读经典 | 演唱经典 | 醒堂木
 
·男子自称"副部长之子"诈骗煤老板千万元
·高中生因父母心中郁闷杀死班主任妻子
·一家三口劝架反遭追打 女儿被砍
·济南招行"拼爹门":关系名单被证属实
·女子炫公安男友 三亚警方:正在调查
·男子自造14支枪杀死患病父母
·父亲因12岁女儿偷800元钱将其当街捆打
·鹩哥被教坏爆国骂"关禁闭"学文明语
·女子地铁遭色狼"咸猪手"公布照片声讨
·真正"冷血无情"并非教授笑评民工冻死
·男子假冒公务员与数个女孩谈恋爱
·母亲为女儿择婿定10条标准 吓坏网友
·“笑评民工冻死”根因还是缺乏尊重
·1男1女和1婴儿横穿沪宁高速 当场身亡
·上非诚勿扰副乡长拒多名白领
U020120415591945911089.jpg
六个子女赡养不起一个父亲?.jpg
·白亮亮:给妈妈的一封信
·马冬海:水调歌头
·程军:母亲的退休证
·颜崇道:伯愈泣杖
·一纸寂寞:有爱不觉天涯远
·李建军:父爱如山
·楼玮 斯国东:默读父亲
·曹翠:回家了
·王祥山:孝顺的滋味
·高林俊:妈妈做的打卤面
·梅子:孝亲莫等待
·刘文:真情永在 父母情怀
·郑苑文:父亲的眼泪
·廖平女:忆养娘
·朱克波:红苹果·红手印
刘克宁:父亲节的怀念

您所在的位置: 为人子女频道 >> 网民来稿选登
http://www.youth.cn   2010-10-08 13:55:00 中国青年网  我要评论

刘克宁写于2010年父亲节 2010年九月五日

 


  今天是父亲节,我们华联会组织了个庆祝会。我们女士们负责给父亲们发礼物。看着那些父亲们高高兴兴地从我的手里把礼物接过去,我不禁想起了自己的父亲。


  我总认为父亲身体是很健康、很强壮的。2001年得知父亲生病住院,我从阿德雷得匆匆赶回去探望他,见到被病痛折磨的瘦弱曲蒌的父亲的那一刻,我心如刀搅,他老人家竟然变得如此虚弱不堪。2004年一月二十三日,一个寒风刺骨的早晨,我的父亲永远离开了他热爱的子女。父亲的一生平淡无奇,他从不曾发出什么震奋人心的口号,也不曾刻意追求过什么。但是,我一直都很崇敬他,爱他。从我记事起,就和他聚少离多,我总觉得对父亲了解太少了。尽管是点点滴滴,权作对父亲的一个悼念。

 

  据说父亲在解放前是读过两年私塾的。解放后的1956年,他在广东省党校(肇庆)文化速成班达到小学毕业的水平。可是他一生都爱读书。只是不知什么原因我从不见他读翻译的著作。文革前,家里藏书极多,都是父亲的至爱。1966年文革开始后,母亲害怕造反派抄家会把这些藏书作为父母的罪证,于是关照我们兄弟姐妹在家里烧书。那时正是暑假。我负责做饭,烧书的事就交给了我,我一边烧一边看,我就是在那时候学会了看小说,而且从此读书便成了我一生最大的嗜好。我喜爱读书竟是从烧书而来,也算是一个奇迹吧?父亲虽然没有受过多少正规教育,但他特别尊重读书人,对那些不仅有文化,而且能写得一手好字的人,尤其佩服。平时只要他在看书,他手边就一定会有那本很老的《四角号码字典》。我不曾记得爸爸有过念错别字,不懂的字他一定查字典。大约是在读中学时,有一回我在给朋友讲述一个故事时,我说:“那人在大街小港里乱串……”爸爸马上纠正我说:“是大街小巷”;还有一次我说:“故宫里的卸花园……”他又马上告诉我是“御花园”,而且他很生气地说为什么你不把字看仔细了再念?我因此而永远记住了这两个字。


  父亲有许多爱好,看书是他的第一大爱好,我不记得我们有什么家具,却记得我们有个很简陋的大书架,书架上堆满了父亲的书。他看书常常看得入迷,忘了一切。大概是我上中学的时候,有个星期六的晚上,我和姐姐弟弟去看电影,回来后我们跑进厨房,正在此时父亲进厨房倒水,他一边进来还在一边看书,浑然不觉我们就在厨房里,我们一起大笑起来,还把他吓了一大跳。


  其次是摄影。父亲有一台苏制的老式相机,我们兄弟姐妹五人小时候的照片几乎全都出自于父亲之手。尤其是哥哥姐姐的相片最多,我和两个弟弟出生以后,全国经济一年年衰落,我们连吃饭都成问题了,那还顾及照相?因此我和两个弟弟的相片就少多了。他不仅帮我们照相,因为那时没有彩色照片,父亲还学会自己给照片上色。也许是那时的色彩质量比较好,我们那些他自己拍摄、自己上色的“彩色”照片一直保存自今还很清晰。那时家里有相机的人就象现在家里没有相机的人那么少,因此很多人,主要是年青人,都来向父亲借相机。父亲为人大方,相机因此就很少呆在我们家里。有时很久都不见相机的踪影,也忘了是谁借走了。但只要父亲说要用相机了,它自然而然也就“回家”了。


  父亲还喜欢盆栽,说父亲爱盆栽,其实他只爱种水仙。每年入冬后,他就把上一年保存下来的水仙头放进盆里,然后用他自己在河边捡回来的、鸽子蛋那么大的小石子把水仙头埋好,注满清水。我们家就住在河边,那时的工业污染不象今日,所以河水总是清清的。父亲嫌自来水有消毒剂,就常常到河边去汲水给水仙换水。到了春节前后那些天,水仙花就开了,葱茏的叶子衬着一簇簇洁白的小花,清香溢满了屋子,我们都非常喜爱父亲种的水仙。不过有一天,也出了点意外。我的小弟弟趴在父亲的书桌上看水仙,看着看着他发现了一盒大头针,他把大头针一个接一个地钉在叶子的中央,从跟部到叶尖,整齐地排成一条直线。当他在钉第三片叶子时被母亲发现了,叶子中间的钉子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小弟弟还很自豪地说,你们看这样的叶子多漂亮啊。我们都很生气他会弄坏了花。父亲见了,无可奈何地笑了笑,幸亏那水仙花照开不误。


  父亲会拉二胡,但他的二胡拉的如何我其实并不知道,因为我们都还太小,也不懂。等我们稍微懂一点的时候,文革已经开始了,他也就再也没有拉二胡。小时候我们时常见父亲和他的一帮乐器发烧友一块去拉琴。我记得我们还在海南岛行署大院时,有一次吃完晚饭,我见父亲穿戴整整齐齐地象要去开会的样子,可是临出门,他顺手拿走了装着二胡的袋子。我想可能是去演出,就远远地跟在他后边。他很快进去了大院的礼堂。奇怪的是,礼堂外站了非常多的警卫,一看见小孩就哄我们离开。我实在不甘心,走到离大门远一点的地方,爬上窗台往里看,忽然给人拦腰抱了下来,原来是我们常见的卫兵,我问他是不是有演出,我还告诉他,我看见我爸爸拿着琴进去了。他笑着说,回家去吧不是演出,演出哪要这么多人站岗?想想有道理。我就回家了,后来才听父亲说是欢迎国家主席刘少奇和夫人王光美。


  父亲还很会讲故事。1960年,大跃进造成的全国经济崩溃,使我们的生活陷入了绝境。母亲于是带着我们兄弟姐妹到了一个山里的华侨农场。父亲一人在城里孤军奋战。由于严重的营养不良,和胡乱吃野草野菜,父亲浮肿的很厉害。每个月,他都会到乡下来看望我们。山里有很多可以吃的东西,木薯和番薯都可以吃饱。三年的农场生活,使我厌恶了吃番薯木薯。我以为我会永远都得呆在山里吃一辈子番薯木薯呢!我们都盼望父亲来看我们,他每次来,除了检查我们的作业,就是给我们讲故事。父亲的故事真多呀,在那穷乡僻壤的地方,只有父亲的故事带给我们无限的遐想和快乐。父亲还被电厂的子弟学校请去讲战斗故事,孟良崮战役就是在那时候听他讲的。


  父亲是军人出身,一生都保持着军人的作风。1965年,他因工作需要调到韶关市供电局工作,我们和母亲仍然在电厂,没有跟他去市里。我们兄弟姐妹上中学后,也陆续到了父亲身边。我每次去供电局看他,总是见到他的床铺干干净净,被子叠得整整齐齐像个豆腐块。在中学时,我们每年都要打起背包到农村,到工厂、到军营去开门办学。于是父亲就教我们打背包,打绑腿。打背包我们是都学会了,可惜绑腿太难学,我们也就没学会。
  
  1985年父亲开始了他的离休生活。自1990年马来西亚政府放宽了对中国的旅游限制后,母亲得以重返她的出生地。于是父母亲每年都到马来西亚旅游,探访母亲家的兄弟姐妹。到异国他乡旅游更近一步开阔了父亲的眼界,记得第一次去时,他们只住了两周就离开了,无论亲戚如何挽留都没有用。再后来的几次,一次住的比一次的时间长。


  1996年12月至1997年1月,爸爸妈妈来澳洲旅游。我们全家应阿得雷德大学地质系布莱恩教授的邀请,去他家作客。当教授给爸爸倒茶时,爸爸双手接过茶杯大声说: “新桥”,半分钟后我们才明白他是说 “Thank you”。每天早晨一见到我们邻居,爸爸就主动打招呼“哈娄”。可惜他就会这么多英文,否则我想他一定会和左邻右舍很起劲地聊天。我们一起去参观了野生动物园,酒厂,水库回音壁,世界最大的木马。不过父亲最喜欢的还是这里新鲜的,没有污染的空气。每天一早一晚他都要出去走走。他很喜欢吃澳洲的新鲜面包。虽然他说喜欢澳洲的新鲜空气、喜欢澳洲整洁的街道,喜欢我们友好的邻居,喜欢我家花园里比饭碗还大的玫瑰花,可是他住了不到两个月,还是要回中国,回去他熟悉的环境、回去有他众多的朋友的家乡。

 
 

编辑: Sanming 来源: SRC-13759
 
相关资讯
更多新闻 进入为人子女频道
关于青网 | 联系我们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Cycnet.com,Youth.cn.
版权所有:中国青少年计算机信息服务网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证050705号